• 诗歌朗诵
  • 美声散文
  • 西部美文
  • 杂文荟萃
  • 精彩演讲
  • 音乐时空
  • 当前位置:西部之声>美文美声>西部美文

    疫情中,和病毒斗争,也在和自己斗争

    编辑:张艺龄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24日
    字体: 默认 分享到:

    不得不感叹,时间过得真快。新冠疫情刚开始让人害怕的时候,还是在最寒冷的冬季,转眼间,已经过去将近5个月时间了。这5个月里,冬天早已远去,春天也已经走了,现在,最热的三伏天也快要到了。春节后那些恐怖的日子,仿佛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,其实,那只是刚刚过去。

    这场新冠疫情,检验了国家体制的优劣,检验了人性的光芒与黑暗,也检验了普通人的心理承受能力。从刚开始的满不在乎,到后来的恐慌弥漫,再到现在的常态防控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每个人的心理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。那几个月里,我自己不仅是在与病毒做斗争,同时也是在和自己的心理做斗争。

    春节放假前夕,腊月二十几的时候,公共汽车上、商场里,戴口罩的人已经多了起来,看着那些口罩上面惊恐的眼睛,我当时觉得很可笑。武汉有了疫情,一共也就几百个人被感染,陕西这边至于那么害怕吗?腊月三十的晚上,恐慌的情绪已经开始在微信朋友圈弥漫,我发了一张自己在健身房里锻炼的照片,配上了一段文字:“口罩,谁买不起?戴口罩,谁不会?只不过,我觉得,在威廉希尔和咸阳,不至于。我绝对不相信几个从武汉回来的学生,能让几百万人全都染上肺炎,我绝对不相信那几个学生或者生意人的唾沫能到我的跟前。即使在人群当中能够碰见从武汉来的人,我也不认为他的病毒隔着几米远能把我怎么样。更重要的是:我不想五大三粗、身体健壮,而且看起来有思想、有文化的自己戴上口罩,让周围的人觉得恐慌。我只是觉得,一次乙级传染并不至于把人吓死。我只是觉得,我们这个社会需要有信心和力量!我只是觉得,我们可以认真对待,但没有必要过度恐慌。我只是觉得,恐慌情绪的传播不能比病毒的传播还可怕。我只是觉得,在一片恐慌之中,需要有人坚毅的告诉大家,不怕!没事!王枫同志就是不戴口罩!”。结果,我招来了一大片批评和好言相劝的声音,大多数人都认为我错了。

    两天以后,从正月初二上午开始,疫情防控已经成为摆在14亿国人面前的头等大事,新冠病毒让春节失去了应有的气氛,让整个村子、整个小区、整个城市变得阴森恐怖,没有人敢上街,没有人敢出门。按照省上的统一要求,新闻单位从正月初三开始正式上班,我的部门一共三个人,另外两个人,一个小伙家在二十公里以外,每天坐班车上班,另外一个军嫂家在5公里以外,她要每天坐公交车上班,还要照顾孩子。我家距离单位只有两公里,我就让他们在家远程办公,自己一个人每天到单位上班。那些日子,往日里热闹、繁华的威廉希尔市行政大道始终是冷冷清清的,我每天走路上下班,边走边用手机拍录像记录下当天的感受,在我目光所及的范围内,很难看到几个行人和汽车。

    那些天,口罩成了最珍贵的东西,大家都在找口罩,但是根本买不到。正月初二单位开会,看到一位同事戴着3M口罩,我感觉他完全就是一幅得意洋洋的样子。单位和小区门口,不戴口罩坚决不让进,我就只好在家里找。还好,一年前装修房子里曾经买过一袋一次性口罩,还剩下8个,我就随便拿了一个装在兜里。在进出小区和单位时,戴上口罩,一过门口,我马上把口罩装进裤兜。走在街道上,我从来不戴口罩。有一次,在街上碰到一个戴着口罩、防护眼镜的小伙,他用异样而且极端仇恨的目光看着我,我当时感觉,如果我和他再多看几眼,可能就会打起来。那个时候,好像感觉,敢上街的人都是病毒携带者,上街不戴口罩的人,绝对是坏人。我为什么不戴口罩,因为我始终认为,和患者没有密切接触就危险不大,走在空旷的大街上不会有危险,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,不是每一立方米的空气都有病毒。

    我一直觉得病毒没什么可怕的,大家是过于恐慌了,但是,几天以后的一场虚惊,却让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,如果被病毒抓住,那该是多么可怕。2月8日下午,我去渭河河堤上跑步,回家以后,感觉吸了一些冷风,我以为,第二天就没事了。没有想到,2月10号早上,刚走到单位的楼道里,就感觉到有点胸闷,好象支气管有点发炎,到了办公室以后,感觉症状更加明显了。如果是在平时,我可能根本不会在乎,但在那个特殊的时期,我开始害怕了,开始胡思乱想了。自己对这场疫情一直不以为然,如果单单把自己感染上,那就有意思了,难道这病毒专治各种不服?如果有问题了,单位和小区的门肯定进不了,我更害怕,万一自己给孩子传染上怎么办?一个年已半百的人,花期已过,没什么害怕的,但孩子不能有任何闪失啊!

    那些天,孩子在家里上网课,我要给她把后面几天的上课资料打印好,中午拿回家。不敢给孩子实话实说,我只好偷偷回家,把打印好的课本放在了家门前的鞋柜上,然后给孩子打电话说:“爸爸中午太忙,就不回去了,我让单位一个叔叔把学习将被给你放到门口,你去拿一下”。走出小区以后,我在半路上买了京都念慈庵枇杷膏和克咳胶囊,又买了一个体温计,中午在办公室吃方便面。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感觉还不错,体温也正常,但是到下午6点的时候,感觉情况又不对了。想一想,还是去医院吧。

    在空荡荡的大街上,一个人开着车,本来想去市中心医院,那里是疫情定点医院,但突然一想,如果去了那里,可能就走不了。认真想了一下,后来干脆去了市中医医院。那天晚上,中医医院显得非常恐怖,所有的楼道里都空荡荡的,偶尔走过的一个医生或病人也看着让人感到害怕。值班大夫给我开了验血、验尿和ct的检查单,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在医院走来走去地检查,结果,一切正常,拿着大夫给开的复方甘草合剂和清咽利喉口服液,我终于放心地回家了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感觉,自己仿佛是一个被判处死缓的囚犯,突然被告知没有罪,可以回家了,那种感觉,怎是一个轻松能形容的?

    现在想起来那一天的心路历程,不禁觉得自己可笑,为什么一个普通的肺部感染就能把自己吓成那个样子?实际上,不管是任何人,遇到那种情况,可能都 会和我一样,因为在那种特殊的情况下,那种特殊的病症肯定会让人想到新冠肺炎,也必然会想到前途、家庭甚至会想到死亡。在疫情中,我们一般人,每天看到的都是一串串冰冷枯燥的数字,但实际上,每一个数字的背后,都可能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心理过程,甚至是一个生离死别的故事,那数字之所以枯燥,只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经历。

    我一直在关注着中国和全世界疫情的发展,也写过很多文章,发过很多视频。在谈到疫情和病毒时,自己一直说得很轻松,但我深深知道:这场疫情,我们每个人,都不仅是在和病毒做斗争,也是在和自己做斗争。疫情,在考验着我们每个人的病毒防护能力,也考验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理。真心希望,这场疫情能够早日结束,不论是被感染的人,还是正常工作生活的人,都不要再被病毒折磨。

    上一篇:麦黄杏 (杨进云) [2020-06-12]

    下一篇:我在雨中等你來(作者:佚名) [2020-08-17]